领导者角色是让他人成功
作者:大卫·罗伯森
2019-01-22
摘要:聪明人总认为好事发生是因为我是天才,坏事发生是因为别人是笨蛋。

智商高等于聪明吗?心理学研究近来针对我们天生的智力(general intelligence),例如回忆事实、类比推理、词汇应用等抽象能力进行测量,研究成果或是相互推翻,或是互为依据。

唯一不可否认的是,智力是我们学习、创造、解决问题,做出决策时的思维根基,也是我们的原始脑力。依这样的准则来看,智力越好,应该是越聪明,判断力越敏锐才对。

1982年,弗林(James R. Flynn)在《自然》(Nature)期刊发表研究报告,他发现过去十多年来,智力测验的成绩有逐年提升的现象,也就是我们的智商变高了。“弗林效应”(Flynn effect)也间接驳斥智商是“天生”的说法,生物的演化速度相当缓慢,不是短短数十年能说分明的。

因此,探究智商问题时,弗林主张必须考量社会变迁和文化脉络。否则现在应该要有一群最有远见的政治领袖、绝对不会出错的专家,还有一大群聪明人才对。不过理想通常不切实际,所谓的聪明人,其实只是智力测验分数高、智商高于平均而已。

优秀的人成长心态可能停滞

聪明要用对地方,不然就是反义词了。发展心理学权威史坦伯格(Robert Jeffrey Sternberg)认为,好比医师仍使用过时的药物治疗危及生命的疾病,以S A T 决定谁能进入好大学,用智力测验成绩征选优秀员工,但他们不见得会做事。史坦伯格在传统智力论述基础上擘画出实用智力、分析智力、创意智力三元论,强调个人应与所处环境协调,也就是聪明要用对地方,进而使我们行事决策和待人接物更为圆融。

我们在求学历程中,很少“学到”处世的方法。我们也许很会算习题、背公式,在纸上考试一路往上爬,拿到高学历,成为“优秀的人”。史丹佛大学心理学家卡萝·杜维克(Carol Dweck)表示,这些一路顺遂、优秀的人,他们的“成长心态”可能是停滞的。也就是说,他们不再主动或被动接受任何挑战,这就是“舒适圈最可怕的地方”。

Google人力总监拉兹洛·博克(Laszlo Bock)说,“成功的聪明人很少经历失败,所以学不会从失败中学习。”无论是生活还是职场,聪明人自视甚高的例子多得数不完。博克还说:“聪明人总认为好事发生是因为我是天才,坏事发生是因为别人是笨蛋。”

不用从学术研究找案例,“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例子到处都有。我们可能都“误解”了聪明的定义,其实聪明人比较不会从错误中学到教训,也比较不会接受别人的意见,一时犯错,更懂得为自己辩解。也就是说,他们的观点会变得越来越独断,以至于在生活上、工作上做不到行事圆融,决策果断,甚至还会闯下大祸。

2004年马德里爆炸案,FBI鉴识大搞乌龙,专业度和公信力一时荡然无存;知名物理学家法兰波顿(Paul Frampton)通过网络交友认识一名女子,因而被诱骗运毒,吃上牢饭;荣获诺贝尔奖的生化学家穆利斯(Kary Banks Mullis)竟质疑爱滋病病因和全球暖化根本没有科学根据,还有一群银行董事们误判局势,抵挡不了金融海啸冲击,致使公司就此覆灭。

他们不都是训练有素的专家或聪明绝顶的权威学者吗,到底被什么蒙蔽了?

两种特质,反让专家犯错

新近研究发现,专家其实“牺牲”了很多。第一个是弹性,专家可能极其仰赖既有的行为模式,难以适应变化。举例来说,早期伦敦的计程车司机很难跟上城市的开发,他们心底早有一幅自己的路线图,因而无法采纳新的地标。也就是说,如果专家无法超越既有的心态,累积的成见也会局限解决问题的能力,行事只按SOP,最后不知会走到哪里。第二个是细腻的观察力。专家能把原始的资讯汇聚成有意义符码,认清每个主要问题的基本模式,他们的视野很广,能看清大问题、大方向,但也会因为这样忽略细节,这是最可怕的地方。

若专家决策只按要领而非经过谨慎分析,就更容易受到情绪、认知偏误影响,所谓训练有素反倒可能导致理商降低,最后误判情势。

回到金融风暴的例子,乔治城大学金融学教授罗翰·威廉森(Rohan Williamson)发现,金融风暴后银行的财富出现戏剧化的转折,专业度最低的银行反而表现最佳。原因在于“专家董事”们只懂得固守策略,部分银行的独董反倒没那么多偏见,能带领公司度过风暴。

“说真话”能避免愚蠢散布

一群菁英共同合作,能针对彼此的错误相互修正,让团队变得更好,这是我们常说的“群众智慧”,听起来理所当然。但现实是“谁敢说真话?”我们某方面也可能身在舒适圈。

许多失败的例子,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正是“团体迷思”(the phenomenon of groupthink)所致。安隆(Enron)的主管对高层抱持崇敬态度,他们说为了生存“必须喝安隆圣水”。丰田(Toyota)自认产品品质已是公司DNA ,只要公司成长一切都会更好,不会更坏。诺基亚(Nokia)在手机市场战绩辉煌,员工对公司唯命是从,不敢有反对意见。

结果呢?安隆因财报丑闻破产了,丰田对事故报告充耳不闻,重创品牌支持度;诺基亚则是跌落神坛,在手机市场一败涂地。

如何避免愚蠢在团队扩散传染,领导者的态度甚为重要。领导者希望团队展现哪些特质,就应该以身作则,对意见分歧的情况,也要予以鼓励。组织心理学者表示,领导者在智识上的谦逊不仅能改善个人决策,也能影响同僚。

新加坡国立大学组织管理系教授欧怡(Amy Yi Ou)以问卷调查一百多家科技公司,结果发现员工在谦逊的领导者带领下,更有可能分享资讯、在高压情况下合作,这些公司懂得运用集体智力,更能克服挑战与不确定性。

领导者角色是“让他人成功”

美国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能聆听内阁里不同的声音,史学家认为这是他打赢内战的原因之一,这也启发了奥巴马的领导策略。在Google执行长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身上也能看到这样的态度。

皮查伊认为领导者的角色就是“让别人成功”。他在母校印度理工学院演说时如此解释:“领导力不是设法让自己成功,而是确保拥有一群好人,你的工作是为他们移除障碍、移除路障,这样他们做的事、你的公司就会成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