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富豪阿尔诺:金色征程永不停
作者:Nancy
2019-12-22
摘要:路易威登母公司以162亿美元收购蒂凡尼,买下最贵的蓝,这倒是践行了阿尔诺一直以来的并购之举。因为不断买买买,而身价倍增的阿尔诺,让比尔·盖茨和杰夫·贝佐斯···

“如果你让我们和微软比,我们确实很小。但这只是个开始。”如此海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市值2140亿美元的LVMH的CEO贝尔纳·阿尔诺(Bernard Arnault)。阿尔诺手下掌管着太多你耳熟能详的品牌:路易·威登,迪奥,酩悦香槟,纪梵希,宝格丽,丝芙兰……

 真的,只是开始

“只穿开司米羊绒衫的狼”,出动了

“穿开司米羊绒衫的狼”,是阿尔诺在业界响当当的外号之一。外表儒雅、心狠手辣,在竞争激烈且圈子极小的奢侈品圈,阿尔诺35年前从地产业空降开始,便像地产商人盖楼扩张一样,推倒重建规整扩张了一个又一个的品牌。

1949年,阿尔诺生于一个建筑家庭。22岁从顶尖名校巴黎综合理工学院毕业后,他加入了父亲的公司,27岁时协助父亲将公司业务重心转向了地产业,28岁接了班。

随着1981年法国社会党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上台,意将私人企业国有化的举措成了潮流,阿尔诺决定将公司的部分业务移到美国,并开始在弗罗里达搞建筑业,成立了公司Ferinel。

但他的胃口可不止于修楼。八十年代,奢侈品牌商业化程度日益增长,美国出租车司机连法国总统是谁都不知道,却知道迪奥香水的情况下,阿尔诺瞄准了家乡的大品牌。

无独有偶,1984年,迪奥的母公司,Boussac破产,法国政府正在寻求社会买家。阿尔诺找到Lazard拉扎德投资银行的高级合伙人Antoine Bernheim,想一起凑钱,把破产母公司买下。但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终极目的剑指迪奥。

阿尔诺几乎用破釜沉舟的力气,凑齐抵押了价值1500万美元的家族资产,搭配拉扎德提供的8000万美元购买金,一步步将Boussac全全收入囊中。花大价钱买下Boussac以后,阿尔诺渐渐露出了他的狠劲儿。

收购前,他承诺会保留除了迪奥在内的公司的纺织品和一次性尿布业务以及工作人员,但迪奥一到手,狼便开掉了9000名工人,卖掉了大部分产业。第一场收购大获成功后,阿尔诺的名声渐起,狼的觅食场,变得更为宽广。

1971年,香槟制造商酩悦Moët,干邑白兰地制造商轩尼诗Hennessy合并。16年后,路易·威登LV又加入了进来,LVMH正式成立。

利用品牌家庭成员股东,股权利益分配的争斗,业务的隔离,股灾的动荡契机,给了这匹不安分的狼可乘之机,他先假意接受LV老板,最后一位家族掌门人Henry Recamier(家族女婿)的邀请,帮助他和酩悦老板争股权,并最终将对方逐出了竞争。LV老板正欢喜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阿尔诺早就留了一手。

1988年到1990年间,利用LVMH股价的颓势,阿尔诺再次联合帮助自己拿下Boussac的拉扎德投资银行,出资15亿美元,成立股份公司。

除掉酩悦老板,通过投资公司,他就这样拿到了LVMH接近24%的股份。接下来,他又花6亿美元买下了公司13.5%的股份,成了LVMH集团的实际掌门人。这通操作,让LV老板恨的牙痒痒,毕竟,他是引狼入室的人。两人就非法购买股权、暗箱操作、非法并购等等官司,在法庭扯皮拉筋了一两年的时间,但都以LV老板败诉告终。

上位后,为了平息怒意和纷争,阿尔诺快刀斩乱麻,直接将军心不稳的LV高管们全部开掉,连老板本人都黯然谢幕。一位高管说:“他是资产洗牌手,掠夺者,法国的特朗普!”

拿下LVMH后,阿尔诺的‘饿狼扑食’,更加迅猛。他将集团的发展,分化为了多维度和多方向。头部品牌LV和Dior,是最大的印钞机。接着,美妆零售、香水化妆品,成为第二、第三大头。他将LVMH变成了一个“奢侈品超级市场”,凡是和奢侈品有关的东西,他都要通通拿下。一段长达三十年的收购围猎,拉开帷幕。

1997年金融危机后,他又重演几年前趁着股灾一样的模式,低价进场,拿下了LVMH没有过多涉足的珠宝和钟表品牌,包括TAG Heuer泰格豪雅、Chaumet尚美巴黎。正是印证了巴菲特的那句话:“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贪婪。”

但频繁的收购和重组所带来的风险,也成倍增加。许多人,看衰阿尔诺的规划路线,等着他垮。

 Gucci,阿尔诺永远的痛

阿尔诺精于收购之道,但在与其他公司的对奕中,他并非招招领先。实际上,他也曾下过一些“臭棋”。多年来,意大利古弛公司一直是LVMH的劲敌。阿尔诺也早就有“收编”古弛之意,但他似乎比别人多了个心眼——他要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1999年1月,LVMH公司饿狼扑食般地扑向古弛,收购了后者34%的股份,成为古弛的大股东。古弛顿时失去了自由,受制于LVMH。面对这种情况,古弛CEO德索尔提出要求,让LVMH全盘收购古弛。阿尔诺拒绝了。道理自然很简单——全部收购要花很多资金。阿尔诺希望通过控股古弛,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方面以较小的代价控制古弛,从而抑制住古弛强有力的竞争,另一方面从这笔投资中获取可观的收益。

阿尔诺这次失算了。遭到LVMH拒绝后,古弛管理层决定使出杀手锏:扩充股本,并将总股本的42%以3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阿尔诺的法国同胞公司PPR公司。扩股后,PPR公司成为古弛的最大股东,而LVMH公司在古弛的股份则从34%稀释至20%。不仅如此,古弛还与PPR达成一项战略协议,保证古弛公司的独立性,继续发展多品牌战略。

古弛的举措惹恼了阿尔诺。于是他向一家荷兰法庭提出起诉,要求就此进行调查。阿尔诺称,德索尔言行不一,没有要求PPR公司100%收购古弛,但却将古弛置于PPR的控制之下,损害了古弛公司股东的利益。LVMH公司甚至还暗示,德索尔之所以会改变主意,是因为他和PPR公司订有一项秘密的君子协议。

2004年4月份,一家荷兰法院批准LVMH提出的要求,对古弛公司CEO德索尔两年前的增资扩股行为进行调查。至今这场官司仍悬而未决。古弛成为阿尔诺的心头之痛。

 买买买,一直在路上

对于今年70岁的阿尔诺来说,他不满足于现在的成就,还远没有到停下的时候,一直在路上。

阿诺特无法容忍LVMH集团落后于硬奢领域,收购Tiffany显然能够扭转集团在硬奢市场的落后局面。美国东部时间11月25日, LVMH集团宣布与美国高级珠宝品牌Tiffany & Co.达成交易,将以每股135美元,总价约合162亿美元收购Tiffany。至此,这笔交易将成为LVMH集团历史上最昂贵的并购交易,同时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二大公司并购案。

阿尔诺的目标,并不仅仅是去战胜奢侈品行业的竞争对手,而是要去挑战全球巨头。所以于他而言,比尔·盖茨不仅仅是他财富榜上的竞争对手,微软也会是LVMH想要超越的目标。

阿尔诺希望的是,LVMH能够成为法国的标志。当人们提起法国的时候,他们会想到路易·威登,克里斯汀·迪奥,唐培里侬,白马庄园……

热门文章